活动资讯 艺展讲堂 返回

关于创新设计,设计才俊们都说了啥?

发布时间:2017-10-23 来源:艺展中心 字体大小:TTT

 艺展中心&SIID&翠堤春晓设计 

 联袂奉献一场精彩绝伦的思想盛宴 

 2017年10月28日下午14:00-18:00 

 

由艺展中心、SIID深圳市室内建筑设计行业协会、翠堤春晓设计机构联合举办的【艺展讲堂】系列之“城市价值—自下而上的创新活力”的设计论坛,在这沁人心脾的秋风里开讲了。


本次论坛特邀衡山·和集创意总监令狐磊、朗图创意体创始人冯志锋以及靳刘高设计合伙人高少康与大家面对面分享城市价值与创新设计。


三位老师的精彩分享,不仅让大家对设计与创新的关系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感悟,同时给在座朋友们带来了设计的启迪与鼓舞,此论坛吸引了近百名设计爱好者慕名而来。

部分嘉宾合影

论坛现场

SIID理事、翠堤春晓设计机构创办人· 创意总监唐海云,作为本次讲座的学术主持,为现场观众介绍了到场来宾。

SIID会长倪阳致辞:首先,我对前来的观众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本次讲座很荣幸请到了三位设计师与媒体人,为大家带来一场关于设计与创新的探讨,思考设计与城市之间的关系,这不仅赋予了设计更深层的含义,也传承了SIID协会的文化与创新理念。最后祝愿此次讲座圆满成功!

艺展中心常务副总经理朱丽杰致辞:首先,我代表艺展中心,欢迎各位老朋友和新朋友的到来。今天讲的课题,让我回忆起艺展中心的发展过程,从一个老仓库到新市集,到专业市场,到现在成为一个融合人文和消费于一体的艺术生活空间,艺展中心一直在努力,为设计行业贡献力量,同时也一直在思考并寻求突破。除了大家直观可见的艺展从内外环境的不断升级,还有软环境的努力打造,我们更大的突破应该是值得期待的2018年将要亮相的150万平方米的全球生活美学综合体——IADC国际艺展中心。


城市价值,自下而上的创新活力


“活”的试验场—冯志锋

今天我要谈的话题是《“活”的试验场》,其中的“活”不仅代表了生活,也代表了设计,也是我们的工作。首先,讲一下我自己的设计伦理。1994年我来到深圳作了一名设计师,1996年就参加了平面设计的中国展,当时很崇拜的一位设计师叫韩家英,是他让我觉得做设计是件很酷的事情。

从94年到现在,深圳发生的变化不用我多言,相信现场很多人都感受的到。今年的人口统计有2300万,两千万个 “我”的单体存在不同的形态,又集成一个共性,就形成了深圳文化。然而,深圳文化是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但是对于我的设计伦理来说,时间与经历就变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依据,在过去的23年有两个城市对我影响很大。


其中一个是墨尔本,因为在2010年到2014年,我们家集体搬到了墨尔本生活。这四年的时间里,我共飞了48次墨尔本,不停穿梭在深圳和墨尔本这两个城市之间,感受不同的生活与文化。我喜欢开车游览很多不同地方的社区,欣赏那些在六七十年代的欧洲和亚洲文化混合的建筑物,会带给我很多启发。我曾猜想“新亚洲主义”的发源会不会来自墨尔本呢?因为这种混合建筑现象从来没有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城市见过。


另外一个则是日本的京都,两年半的时间我曾去了20次日本,其中有18次去的是京都。我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城市?我总结出了一个答案。因为无论是建筑师、室内设计师、平面设计师还是产品设计师都受外来教育的影响很深,早在九十年代以前我们谈的都是西方的文化(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结构主义)。但是2000年以后,大家逐渐对亚洲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日本设计进行深入研究。我想我们对日本的熟悉感是来自中国的禅宗文化,中国禅宗与日本神道相结合形成了“日本禅”。

大家熟知iPhone的设计也收到了日本禅文化的影响,因为乔布斯首先是这种文化的爱好者,据说他是在这个地方冥想,才设计出了iPhone,从而改变了世界。


 如何将文化、美学、生活方式与当下结合?

我在深圳前海做了一个实验,一个2800平米的空间,就是前海壹会。它是一个三层楼的独栋,一楼是艺术空间,二楼是餐厅,三楼是一个BAR。为了这个空间我们设计了一套独立的家具,想要购买这套家具的人很多,所以他们鼓励我把它做成一个品牌,取名为“拾间”,就是收拾一个空间的意思。

我们希望通过这次的实验,让“前海”成为一个能代表深圳最有想象力的地方,在这里可能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


世界第二的品位生意—令狐磊

从GDP反映的数字上来看,在几年前,中国已经超过了日本、德国、英国,但是在世界的版图上,我们还是处在第二的位置,美国仍位居全球第一。什么时候能赶上美国呢?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不谈第一,那么世界第二的品味生意的机会在哪里呢?


 “上进阶级”是拥有最大族群的阶级 


曾经有一本叫《格调》的书深深地影响了当代开始思考“Taste品味”这件事情的人,它是美国在5、60年代著作的一本书,把所谓阶层划分、阶层和品味的关系研究得很深,但这个划分已经过了几十年,也许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结论。我曾在书里看到一个很好的词汇,就是“Aspirational Class”,可译为“上进阶级”。比如说刚刚过世的富豪邓永祥先生,他可能追求的是社会上层,但他实际要做一名爵士。反之“最困难的群众”已经全部变成了iPhone X的追求者,这就是如今的品位趋向。


 品位背后是,国家之间的经济竞技与文化攻势 


为什么中国现在要谈中国梦?这里面除了GDP的竞争、经济的竞技,其实还有一个文化攻势,这可能就是美国影响世界的主要因素。美国虽然很多交通设施很落后,他们制造的火车还不如中国的高铁。但科技确是他们最核心发展的东西,例如iPhone,无论从设计师还是普通用户的角度上来看,它都是具有说服力的。

重点提及一下苹果店里乔布斯设计的楼梯,可能设计界的朋友会知道,他的每层楼梯都是由四块高强度玻璃组合起来的,看起来十分通透。无论是苹果产品还是设计可能带给大家的是科技,或是美国的一种精神,但是更多地是一种信仰,就是让更多人去接受或者沿袭它的信仰。


十九大报告里面我只看到了一句话:“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所以我就把美好生活的需要划分了出来,来讲第二品味生意的核心,其实就是我们都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世界第二品味生意的核心 


美好生活可能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语言里面会有不同的阐述。日本有一个很好的词,就是中文的“暮”字,他们认为生活很写意就是暮。意大利人的甜蜜生活可能就是一个匹萨、一份意面、一个鸡蛋。英文翻译最简单就是GOOD LIFE,但翻译成法语的SAVOIR-VIVRE时,它指的是有修养的生活状态。不仅是自己过得好、买了有品位的东西,还应该影响周边的人以及社会。

 

创造美好的新物种是世界第二品位生意的魅力 

 

CITIZEN不是一个很奢华的酒店,但是与设计界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杂志上的这句话意思是“我不是游客,我是移动中的都市人群”,这句话非常打动我。酒店里大堂和房间的家具都是可移动的,灯就像一个样板间一样堆放,形成仪式感。它的开放性很强,房间设计的很小,但它主张让大家出来聊天,和朋友或者是同样孤独的旅行者一起相遇、相识。

线下集合店的机会 · 线上即线下,线下即线上 

衡山·和集位于上海衡山路街区里,这个街区原来是没有书店与集合店的,只是一个大型的娱乐空间。我们在这里做的集合工作,就是把书店、服装店和餐厅结合在一起。我们请了内建筑来做设计,分别以红、白、黑、蓝四种不同的风格来改造四栋楼,代表着都市生活方式的四种路向:原创、文化、独立与雅致。

这个我们称为美食图书馆,全是美食书,有不同的美食分享空间。创意有两点,一点是快思、慢食,另外一个是一起来做饭,所以我们开放共同的空间,提供给大众体验做饭的乐趣。

刚刚我讲了许多关于品味或者第二状态下的案例,因为中国可能在未来十几年里依然还是处于这样的状态。我们应该充满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去创造美好的新物种。对于年轻人而言,是磨炼自己品位的机会。对整个国家来说,是决定了未来美好生活的内容。  

城市价值,自下而上的创新活力—高少康

深圳从80年代成立特区至今,有两个最显著、最客观的变化就是人口,在那个时候常住人口是30多万,到今年为止已经超过了2300万。GDP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也实现了翻倍的增长,其发展速度是有目共睹的。

如果将它和香港做一个横向比较,深圳的变化是赶超香港的。我一年中来回香港深圳两地共480次,如此密切的交往也代表了两地合作的频繁。实际上大湾区就是结合了九个城市、两个特区的综合体,打通了基建、交通、网络、经济的壁垒,实现了城市之间的联动性。

回过来我首先要介绍一下我们的公司:靳刘高设计,三个合伙人,其实经历了三代人的发展,从香港设计之父KAN TAI—KEUNG先生开始创立的新思域设计制作,96年命名为靳与刘设计顾问, 13年的时候把我的名字加了上去,就演变成了靳刘高设计,所以从公司名上也看得出时代的变化。

所以去年我们在北京设计周的展览名称就叫做“两地三代四十载”,其实就是寓意了三代人在这两个地方的发展历程。这个是1976年到2016年的历史墙,把我们的设计物做了一些展示,我也加了许多关于时代的观察,例如香港特区成立、设计师工会香港分会与香港设计师协会成立、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设计双年展等。

“2 0 … … 4 3 香港设计事情”,这个展览是为纪念香港回归二十周年所举办的,里面有许多代表性的杰出作品。比如靳叔为陈一丹设立非常有影响力的一丹奖、屈臣氏的商业案例等。“2043”的展览及创意园的开幕不仅邀请到了香港的特首,还有广东省常委前来参与,可见政府对深港两地合作的重视。

香港跟深圳是完全连在一起的,很多年前我也做了一些海报,中文翻译是“这么近、那么远”,就是鸡同鸭讲的意思。虽然我们离得很近,但是沟通的语言是有些不同的,这里所指的并不是语言,而是成长的文化背景,所以产生了一些沟通上的障碍。它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在未来它会逐步被打破,衍生出更美好的东西。

深圳宝安区壹方城开幕了,我们在那里做了一个艺术店,在这个店里面我们种了一棵梦想树叫“覔”。很多人开玩笑地称为“不见书店”,其实它是一个古字,也是一个生僻字,读“mì”,同“觅”,看不见所以才去找的意思,十分形象,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中国文字艺术很有魅力的地方。

我们为它做了一系列的品牌形象设计,其实也是我们自身寻找设计语言的过程,怎么去做书店,怎么建立里面的内容,就好像一个迷宫,在迷宫中找寻灵感。所以我们在书店里面做了很多的空间尝试,慢慢塑造了属于它自己的一套语言。壹方城的店已经是第六家了,希望朋友们有空可以去逛逛。

文化是时代累积的产物,所以我们在天花上面悬挂了许多书签,有点像愿望树,大概有1万3千张,后来又加印了一半的数量。我们希望慢慢会有许多浪漫的文字可以挂上去,去创造一个集体记忆,来回应我们与这个城市之间的关系。


与设计面对面对话


提问一:学术主持提问SIID理事王黑龙——设计和美学对日常生活的影响有哪些?对城市提升自身价值有哪些帮助?


王黑龙:设计师和美学爱好者,这些身份经常是重叠的,因为设计师首先是美的发现者,他要通过某种模仿手段来认知、研究和传播美学,主动地或者被动地在不同的时间、空间、场地、节点留下自己的痕迹,为这个城市的发展做出很多重要的工作。


提问二:学术主持提问SIID理事李益中,深圳未来的价值将会在哪些方面体现?

 

李益中:如果说这个城市能吸引我的话,那它一定是有价值的。我是96年来到深圳的,见证了这个城市的发展。城市空间是衡量好不好的标准,深圳是一个再造的城市,如果说它能把这些的空间建设得更好,让人有更多可以休闲、娱乐和社交的空间的话,我认为它的魅力也会越来越大,城市的价值也会不断地升级。

提问三:学术主持提问令狐磊——谈谈在衡山·和集所孵化的价值?


令狐磊:其实我们不会说文化有哪些价值,或者说这个东西它附加了哪些价值。衡山·和集是2015年做的一个集合,其实面积并不大,只是恰好在上海市中心的位置。如果从价值层面上来讲,它拥有很高的地段价值。 


提问四:观众提问高少康——年轻设计师在深圳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高少康:这是设计师们一直要思考的问题,我们希望设计的东西都是有社会影响力的。这就需要设计师能回归初心去创作,对设计拥有一股热情,这种热情也是我们希望从年轻人身上看到的,它能够激活这座城市的动力。


提问五:观众提问冯志锋——平面设计师怎样去投递简历和作品,才会有较好的回应?


冯志锋:如何应聘优秀的设计公司?其实他们看的不一定是你的作品有多优秀,他看的是以下几点:第一,你有多少潜质;第二,你有多少态度;第三,你对这个应聘公司的文化有多少认知。


更多精彩花絮等你来享

“城市价值,自下而上的创新活力”设计论坛,就此圆满落幕。未来【艺展讲堂】将带来更多的关于艺术、关于设计的主题讲座活动,为业界朋友们提供更多思想交流、碰撞的机会。精彩不断,还请持续关注。

全国家饰看艺展

扫二维码关注我们